您的位置: 吴忠资讯网 > 体育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为化劲之师(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7:40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为化劲之师(上)!

孙长宁的拳头在舞,此时忽然摸索到一处木椅,那脚步已经不像是身法的步伐,而是寻常的踏步,这么在上面一抹,那五指用力,只是刹那,那木椅就开始崩溃,被那只手掌缓缓压下去,而那些结构则全都被磨成了粉末。

缓缓用劲来压下,从一点之中窥视全部,以小见大,把每一块破裂的木块都用劲按压成粉末,孙长宁只是尝试,而这一掌从木椅顶端一路压到最下方,直至底部,一声咔嚓,这木椅彻底断成两截。

中间的一大片就像是被锯子磨过一样,粗糙但却有一种诡异的平整,就像是中央被硬生生的抽出了一大块般。

滴答....

忽然,外头响起了水滴声,孙长宁猛地抬头,此时看那外部的天,阴沉沉的,乌云压下来,就像是黑夜中的魔王,此时遮天蔽日,而大雨,似乎很快又要来临了。

江东多雨,这一片本就是如此,而江南也是差不多,只不过没有这么频繁罢了。

孙长宁想了想,走了出去。

而叶文钟见到孙长宁出门,连忙快步跟上,但不发一言,就像是一个跟班。

二人走到水龙会场的坎门,孙长宁看着大擂,那上头龙珠闪耀,虽然是黑夜,并且已经开始下雨,但那白玉自然而然的,正在散发出一种微微的白光。

就像是真正的龙珠一样,然而这只是玉在白天吸取了过多的太阳光,在夜里自然而然的有了这种变化,只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罢了。

这只能说明一点,这枚龙珠没有偷工减料,确确实实用的都是真正的羊脂白玉。

或许外面还裹了一层珍珠浆。

雨点落下来,孙长宁抬起头,那天黑沉沉的,深邃而幽暗,就像亘古不变一般,那些雨从上面落下来,滴答在地上、人身上、物件上,化作水痕流淌而下,最后消失,化作水汽回归天上。

从天上来,到天上去。

大雨之中练拳,诸雨皆为魔,一滴雨便是一魔,那么群魔皆来,如何去挡?

千刀万剑可硬抗否?

答曰不可。

既然不可,如何破雨而胜之?

孙长宁又想起自己之前在大湖畔修行九天,那大雨一连下着,自己舞动拳法,打出锁龙一拳,三丈拳风,把自己的精气神提升到了极点。

那么如今,大雨又将至了,这一次,能否达成对自我的超越?

仿佛是在回应孙长宁的心语,此时天上,大雨忽然哗啦啦的倾斜而下,就像是天河突然开闸,就像是银瀑突然改道,这般大雨再次落下,而孙长宁同时开始舞动拳头。

自己仿佛是和大雨脱不开干系,第一次见虞秋霖,与其大战,是在暴雨之中。

第二次借问青天,感受善意,也是在大雨之中。

第三次打出拳理,施三丈拳风,积累气血,也是在大雨之中。

大雨,大雨,大雨!

暴雨将至。

风如拔山怒,雨如决河倾!

大雨如珠帘,此时下起来,在蒙蒙之中,居然汇聚成雾气,而透过这些水雾,那白龙珠放出微微的光华,此时就像一个含羞带怯的美人,躲在青纱帐后,不愿意被人看见真正容貌,隐藏起来,只露出些微光华,让人浮想联翩。

孙长宁看着大雾,那些雨水淋在身上,很快就把他的衣衫打湿。

雾气朦胧,渐渐的,在孙长宁眼中,这些雾气中居然开始走出人来。

它们仿佛从过去而来,又想是从未来而至,此时第一个人影走出,面色呆滞,其中还有愤怒的意味,他的拳头在颤动,而孙长宁看见这个“人”,也是眼神有了波动。

杜建义,第一个被自己打死的人。

同时也是他让自己第一次领略了死亡的感觉。

这是自我的幻想,孙长宁摆出了一个架子,而“杜建义”同时也摆出了一个虎拳的架子。

就好像是在和镜中人对战一般,孙长宁突然踏步,这一下,虽然是八极大步,但却没有平地的惊雷,雷声虽有,但却很轻,然而又厚重连绵,久久不绝,在这雨与雾中萦绕不散。

两拳打出,这般手肘一折,杜建义的脑袋就被拧了下来,化作一团云雾。

他太弱了,已经不是孙长宁的对手。

第一个被杀死,紧接着,四周的雾气中,隐隐又有第二个人显化出来。

孙长宁看着这个人,瞳孔之中微微一缩。

这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同时也是第二个真正把自己几乎杀死的人。

唐严庭。

没有多余的话,这本就是孙长宁自我的观想,此时“唐严庭”摆开八极架势,按照回忆中那凶猛的步伐踏来,而孙长宁同样以八极大步迎战。

只有一招,孙长宁从六爷哪里学来了八极八大招,此时一招猛虎硬爬山直接把唐严庭打的散去,这么一下,来的快,去的更快。

然而观想远远没有结束,雾气凝聚,很快又开始变化。

董朝峰,范袁明,洪江,韩小九,虞木湍。

这些曾经被自己打败的人一一出现,并且各自摆开架势,对自己围攻过来。

孙长宁在大雨之中挥动拳头,以一敌五,和五个观想出的敌人作战,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锻炼,同时也是精神上的锻炼,因为这些人本就是不存在的,现在只不过是自己和自己在搏斗。

很快,战斗结束了,而这一次,孙长宁面前,大雾汇聚成一个人。

一个女孩,她是虞秋霖。

第一次与自己势均力敌的人,并且是在拳法有所成就之后,仍旧可以伤到自己的人。

孙长宁的目光凝聚,精气神高度集中,此时向着虚幻的虞秋霖打去。

拳与掌的交锋,两人鏖战,孙长宁被“虞秋霖”拍中三次,与上一次相同,留下了十五个窟窿。紧接着孙长宁就一拳把虞秋霖的胸膛贯穿,而后这尊虞秋霖也消散而去。

孙长宁感到有些疲惫了,而这时候,雾气开始变化,这一次是数百人,是在军队之中教导的那些战士。

劲一直在发挥,不敢收回半点,孙长宁在大雨之中胡乱的舞拳,和心中幻想的敌人打的你死我活,而在叶文钟看来,孙长宁仿佛是在发泄,那拳头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杀意满满。

浑浑噩噩....孙长宁感到体力有些透支,此时一爪把朱鸿武的脑袋摘下来之后,显化在身前的,就是樊千。

这尊化劲的大拳师,施展出了最凌厉的攻击,而这一次,孙长宁体力透支,已经不能施展那么刚猛打法。

自己到了极限,而这时候,大雨也愈发的剧烈,以至于叶文钟只能躲进水泥台下

,而孙长宁一个人在坎门之中“发疯”。

意识仿佛在离体远去,孙长宁被樊千击中面部,而对方化劲如针一般穿透身体,就像是真的樊千复活过来,在这里要杀死孙长宁一般。

就在这一刻,脑海中划过灵光,孙长宁的身上被雨水打淋,突然开悟了。

化劲,浑身上下无处不可打人,气穿全身,而与这大雨何其相似?

每一滴雨都是一道气劲,和大雨打,就像是在和一尊化劲高手对决,只不过,这尊高手的境界太高了,若是说猴子有八万四千毫毛,有八万四千劲,那么这大雨,怕是八千万都不止!

如何躲雨?

身要轻,意要沉,聚集会神,以劲覆身,挡雨而不入。

拳经之中有绝天人一说,天人只在中寻。

天人,天人合一,天和人战,人和天斗,与天斗,其乐无穷。

“其乐无穷,其乐无穷.....”

孙长宁的身子停止动作,而观想中,樊千此时杀过来,那身子猛地一起,脚步一踏,连蹬九下,正是马踏飞燕的杀招!

燕子穿梭大雨之中,不沾半分雨水!

马踩飞燕而走,跨山峦大涧!

那一腿,一蹄,有着爆发性的力量,然而踏在燕子背上,却如毫毛一般,没有半点力道。

这就是暗,不显于外,然而如果蹬在石头上,则瞬间就能把一块大石踢的粉碎。这就是刚,凸显于外。

暗....刚!

孙长宁猛地呼出口气,这一下,那目光之中顿时出现凌厉的光华。

天人.....合一!

顺着大雨而走,然而逆它而动,拳与步伐相配合,却又背道而驰!

顺天意而打逆拳!

孙长宁突然出手,那身子在一瞬间跃起,只是刹那,连蹬九下,在樊千的腿到达之前,孙长宁的九腿已经踹在了他的身上!

这速度极其之快,反应极其之迅捷,威力极其之刚猛!

九步连环,马踏飞燕!

无数雨水被踢开,而“樊千”当场爆开!

此时,暗刚已成!

德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孝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兰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