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资讯网 > 时尚

长河内外 第七十四章 互阐爱意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7:52

长河内外 第七十四章 互阐爱意

第十六回//邀账房柳尚阐爱意//抵地球芬夏远童贞

目送俊夏伊澜他们远去后,瑾瑜母正待转身往院里行,方尚感慨道:“娃儿娘,你瞧这些神仙们多自在,瑾瑜这娃儿真有福啊!”娃儿娘今儿心情特爽,説道:“方阳这孩子也精神了不少啊!他们都是有福之人!”

东家笑笑道:“方阳哪能跟瑾瑜比,我自娃儿来到云来客栈那天起,我就觉出她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孩子,现在终于能目睹美玉夺目了!”

説着二人便往回行,且行娃儿娘且道:“方阳最有出息了,将来云来客栈这么大一个家当,都要靠方阳支撑了!”也许方阳不能成仙,东家虽有羡意,却説道:“方阳虽不争气,但本性还不坏,伊澜仙子真是思深忧远啊!”

娃儿娘凝了凝眉,问道:“东家是指哪方面?”东家转头看了看娃儿娘,説道:“娃儿这么好一个孩子,她一眼便能识出来,又能体会出云来客栈近些年经营之难处,想我方家仅方阳一子,没让他随了去,也算是周到,只是误了方阳这孩子之仙缘了!”

娃儿娘停住脚步,有些疑惑,问道:“方阳不随伊澜一起走吗?”东家亦停住了步伐,并哀叹一声道:“他没这个缘了,娃儿娘,你到我账房坐坐,我有话跟你説!”娃儿娘似有感应,又迈开脚步,説道:“东家,你有什么话跟我説,还要去账房讲啊?”

东家赶紧跟上两步,説道:“这事关系到我俩未来,当然还是坐下来慢慢谈的好。”娃儿娘玩笑道:“好吧,那就去听听东家训导了!”説着二人朝账房行去。

进到账房,娃儿娘反觉有些尴尬起来,不知是坐着好还是站着好,东家见她如此,忙説道:“你随便坐吧,这里又没别人,我给你沏杯茶来!”娃儿娘忙道:“还是我来沏吧!”

东家拿起两个大茶杯,説道:“不,今天一定得我来沏,否则就不能显出我的诚意了!”娃儿娘便在一几旁坐下,一会儿东家沏了两杯热茶过来,对面于娃儿娘而坐。

娃儿娘説过“谢了”之后玩笑着道:“东家有什么话尽管説就是,柳静在此恭听着呢!”东家呷了一xiǎo口茶,又将有柄青瓷茶杯慢慢地置落于红木茶几上,柔眼望着柳静,然后动情地説道:“柳静,云来客栈这些年多得你帮忙打理,否则我一人真要累死了,谢谢之类的话我就不想多説了,其实我的心你应该是明白的,就像你的心我也是明白的一样。”

继续道:“只因娃儿这孩子自xiǎo跟方阳一起长大,虽然方阳这孩子不成气,我原想着他们大了能在一起的。前段时间大东家来提亲,瑾瑜竟没有应允,我更以为娃儿是因对方阳这孩子有diǎn意思,其实现在想来,方阳这孩子根本就配不起娃儿!”

东家正要往下説,柳静打断道:“我也是以为瑾瑜能跟方阳成对的,实话跟您説,方阳我是蛮喜欢的,只是忽然来了个夏南,像一阵旋风一样,把瑾瑜的魂都给卷走了,瑾瑜这孩子的个性,您也是知道的,她喜欢谁,由不得我来作主。”

东家接过话来道:“是啊!知女莫若母,知子莫若父吗!”柳静又接过去道:“瑾瑜这孩子説不久就要去什么远方,也不知道她们要去哪儿,我总觉得那夏南不一般,也不知他是何来路,又这样有钱?”

东家不假思索地道:“他们是仙家,真是仙家,这个你还存疑吗?”一个説是仙家,一个説不是仙家,此刻柳静真有diǎn犯糊了,説道:“可瑾瑜説他们不是仙家,如不是仙家,真不知他们是干什么的?”

东家解説道:“我説娃儿娘,这个你就不要怀疑了,他们定是仙家,虽之前传説邑园住着神仙,但我毕竟没曾亲睹神仙们之仙术,这回不同了,你説説,这四五百箱金银,是怎么入来云来客栈的?”

略一停顿,继续道:“别説是四五百箱,就是一两箱,我都会知道,凡是客人带货住店,我这里都是要作记录的,这个你也清楚。你説这神不神?”

柳静一听自责道:“你看我,真是被这些金银珠宝给迷糊涂了,竟忘了想到这一层上来!”东家肯定地道:“所以説吗!他们神仙无疑了!”柳静神情凝定,説道:“这么説娃儿真的要成仙了?”东家又呷了一口热茶,慢条斯理地道:“是了,瑾瑜这孩子真的是有仙缘了!”

柳静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冒出一句:“实话跟您説,娃儿不是我亲生的。”东家一听惊道:“什么?娃儿不是你亲生?”柳静凝神道:“是十五年前,一个高俊美貌的女子叫我代养的。”

东家话中带怨道:“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听你提过呢?”柳静亦喝了一xiǎo口茶,説道:“我看这么多年那貌美女子都未来问过,我以为不会来了,所以就没提这事。”

东家皱了皱眉,沉吟道;“説不定那貌美女子就是仙女了!难怪娃儿与众不同,聪明才智不同一般!这夏南伊澜他们就是来带她走的了!”柳静一听似是悟了,又似有不舍地道:“不来不来,原来一大就要领走!”

为了免生伤感,东家转移话题道:“我説柳妹,你以后不要再叫我东家东家的,我跟你説,反正方阳跟瑾瑜都不可能了,你就改口叫我方尚吧!”方尚如此要求,柳静自然心里高兴且明白,只説道:“那怎叫得出口啊!”

方尚移眼柳静,柔声説道:“叫了第一次,今后就会习惯的,你我都明白

长河内外  第七十四章 互阐爱意

,这许多年来,有那么多媒妁之人来给我説媒,我要不是心里有着你,早续弦了!”柳静见他这样説,也不甘示弱道:“人家要不是心里装着一个人,早另嫁了!”

方尚听后一伸双手就握紧了她的右手,笑意难掩地道:“这敢情好,都老大不xiǎo的人了,你挑个日子吧!”柳静用左手推开他的双手,略带些羞怯道:“要是有人进来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方尚等了等,见她都不往下説话,説道:“昨晚干活那会儿我就想好了,趁着娃儿还没离开,我们先把婚事办了,也省得她牵心!你説好吗?”

梧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梧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梧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梧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梧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