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资讯网 > 时尚

零剑星之刻 第四百六十五章 鬼火凛的艺术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8:53

零剑星之刻 第四百六十五章 鬼火凛的艺术

“怎么了蜜丝黛儿?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不杀了他们吗?”

蜜丝黛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他们已经记不住这里发生的事情了,任务完成,我们先回去吧。请大家看最全!”

躲在岩石后面的伊菲还在专心致志地扩散着神经探查,浑然不知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喂,伊菲,我们该走了。”兰拍了拍伊菲的肩膀,她也猛地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兰。

“什么?这就完了吗?可是我刚才感觉那边的几个人还没有死啊。”伊菲从岩石后探出头瞅着趴在地上的士兵们问道。

“不用管他们,这里马上就会有人来的,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蜜丝黛儿将委瑞亚魔剑收进背包,但和切狸之间却隔了个夹层

,“露伊菲兹,想好接下来要做哪个任务了吗?我们的时间可是很紧的。”

离开了平原的范围,兰才给出蜜丝黛儿肯定的回答:“第五个任务吧,从这里开始应该是调查复制体的突破口,回收那个安诺托尔也需要这个任务做铺垫,看来又要麻烦一下哈维因和伊菲了。”

伊菲的精神不是太好,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没有了来时的活力。

“我还以为这孩子不会累呢。”蜜丝黛儿看了一眼身旁的伊菲,为了照顾她两人特意走慢了一些,这段时间她的精神力应该已经快用尽了,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她好好睡一觉。

兰也把目光转移到伊菲的身上,脚步慢慢停了下来。

“怎么了?”

蜜丝黛儿和伊菲也跟着停住,兰拍了拍伊菲的脑袋,走到她前面,轻声道:“上来吧伊菲,虽然很快就到家了,但总比睡在路上要好。”

“露伊菲兹前辈……”伊菲望着兰的眼睛,听话地点了点头,趴在她的后背上睡了过去。

“这家伙睡得可真快。”蜜丝黛儿和兰继续朝着据点的方向前进,趴在兰背上的伊菲早就已经累得不成样子,这些天一直都在听她嚷嚷来嚷嚷去,突然清静下来倒有些不习惯了。

“伊菲跟小时候的你很像呢,发现了么?蜜丝黛儿。”

“喂,突然之间说什么呢?那么久远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记得住啊。”

兰轻笑了一声,缓缓道:“十四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很快就掌握了父亲教给我的魔术,随着风骑学院的建立,你我都交到了很多朋友,交到朋友的你也和伊菲一样,整天在别人耳边说个不停。”

“是吗,所以都说那么久远的事情我不记得啊。”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

“哈?”兰已经开始不顾蜜丝黛儿自说自话起来,她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听下去。

“蜜丝黛儿第一次就掌握了那么难的魔术,说实话,我很不甘心啊。现在想起来,在学院里没学到一个魔术的好像也只有我了吧,魔术师的女儿竟然没办法像父亲一样使用魔术,很讽刺吧?”

“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吗,真是的,你总是后知后觉啊。”

“呐,蜜丝黛儿,父亲在掀起革命之前,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作为父亲最得意的学生,你应该能从老师那里看出什么蹊跷吧。在革命发生的那天,我被父亲送出了埃尔里兰卡,我不知道革命有多么恐怖,也没看到从那里流出的一滴血。”

蜜丝黛儿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不打算回答兰的问题,直到临近据点的时候她才张开嘴说道:“那天所有人的心里只有绝望,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这句话的意思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觉得父亲做的是错的吗?”

蜜丝黛儿在别墅的门前停下来,淡淡道:“谁知道呢……”

把伊菲送回房间,兰回到了书房,千瞬的工作已经完成,这里的附近再也听不到有生物存在的声音。打开任务卷轴,兰在刺杀非尔里纳伯爵的任务四下面打了个勾,之后顺势看了一眼任务二的内容。

“不是暗杀而是回收吗?这个复制体应该很特别。”兰收起卷轴,现在获得的情报太少了,就连伊菲和哈维因都没有弄清楚王计划的试验场所到底在要塞的什么地方。

书房里很闷,于是兰打算去天台透透气,而刚刚踏上通往天台的最后一个台阶时,一张少女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内。

“跟她说话应该也是听不到的吧……”兰看着鬼火凛黑紫色长发下的耳朵,但怎么看都看不清到底有没有戴耳机,“算了,吹各自的风吧。”

走到护栏前,兰向远处望去,这里的视野很开阔,难怪鬼火凛会一直呆在这里。

远方的山和水与天混为一体,置身于此仿佛和它们也融在了一起一样,因为任务带来的压力与疲劳也释放的一干二净。

“呼――”

“很不错吧,这地方。”

“诶?呀!”兰快速把头转向鬼火凛,但因为转头的速度太快,一不小心扭到了脖子。

鬼火凛瞥了一眼扭到脖子的兰,缓缓走向她,伸出双手在她的后颈上揉了揉。

“谢谢了,你叫凛对吧?”兰再次确认了一下鬼火凛的名字。

“嗯。”

“今天没戴耳机吗?”

“如果眼睛和耳朵所接触到的东西一样的话,那就不能被称之为艺术了。”

兰皱了皱眉头,她完全不知道鬼火凛在说些什么:“所接触的东西……你是说音乐和风景吗?听着音乐看风景不是很好吗?”

“对于我来说,艺术只能存在一种。”

“奇怪的家伙。”

鬼火凛慢慢将视线抛向远处,这时兰才发现她的眼睛竟然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芒,而眼瞳却是蝴蝶的形状,好久没见到那么有特色的眼睛了,很漂亮,但平时她都不太愿意直视着任何人。

“我走了。”

“嗯?为什么?”兰看着天边的夕阳问道。

鬼火凛背对着兰,缓缓道:“落日代表着死亡,我不喜欢这里的风景。”

说完之后,鬼火凛便顺着楼梯回到了别墅里,只留下兰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天边的夕阳。

“落日代表死亡吗……”

天色渐晚,当月光照在地面上时,鬼火凛的身影再次回到了天台上。

“如果落日是死亡的话,那么夜晚对于凛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兰靠着护栏,看着缓缓走向这边的鬼火凛问道。

“你的话太多了,不过告诉你好了。”鬼火凛趴在护栏上,望着远处在月光下泛着波光的湖面,“夜晚代表着新生,这是我最喜欢的风景。”

“那白天的风景呢?”兰依旧询问道。

鬼火凛没有不耐烦地拒绝她,而是继续回答道:“白天毫无意义,所以我才会用它来消磨时间,音乐也只是其中的一环。”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夜晚的话,也不一定是好事吧。”兰仰着头看向月亮,埃尔里兰卡的月亮只有在王之城才能真正感受到月光的力量。

“我倒是不介意。”

“该说你什么呢,果然是阴暗呐。”兰叹气道,“不打算去睡觉吗?已经很晚了。”

鬼火凛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突然之间,鬼火凛感觉到肩膀上一暖,回头看去,兰已经脱掉了她的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很温暖,在冬夜里完全感受不到寒流的入侵。

“晚上在这里会着凉的,我要去睡觉了,那个明天再给我吧,晚安。”

看着兰的身影回到别墅,鬼火凛摸了摸外套领子上的绒毛,夜晚还很长,这一副光景虽然每天都能看得到,但也不是每天看到的都是相同的。

“露伊菲兹?兰吗,姑且记住你的名字了。”

翌日,第一束阳光照进客厅,众人已经聚集在书房等待着兰的命令,这次就连对任务没有什么兴趣的鬼火凛也出现在了这里。伊菲恢复了精神之后又开始了一阵喋喋不休的吵闹,哈维因似乎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根据哈维因和伊菲的情报,敌人应该把王计划的试验场所设在了这里。”

兰指着地图上的一角,那里就是伊菲说过防守严密的地方,其他的建筑都不像是用来做这方面的事情,要塞里唯一可疑的就是这个地方。

“非尔里纳伯爵被杀的事情,蓝炙公爵应该已经知道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用来收集情报,再次潜入进去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总之,我们的情报仅限于这张地图,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分成两个队伍互相掩护,所以不得不让蓝炙公爵得知我们的存在了。”

“你打算怎么办?”蜜丝黛儿问道。

兰皱了皱眉头,问道:“伊菲,哈维因,你们两个的探索能力谁更强一些?”

伊菲没有说话,这样一来哈维因也只能指着自己说道:“我想大概是我吧。”

“嗯,伊菲,你和卡尔森还有我一组,我们的目的是引出要塞里面的一部分敌人。趁着这个时候,哈维因蜜丝黛儿还有凛组成的小队潜入进那个建筑,在里面由哈维因负责探知实验容器的位置,摧毁就交给其他两个人。”

“喂,兰,那我要干什么?”千瞬发现兰的计划之中似乎没有自己的名字,于是问道。

“千瞬你有其他的任务,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够胜任。”

“什么?”

“我需要你去死。”

许昌治疗牛皮癣医院
东营治疗白癜风方法
龙岩治疗龟头炎方法
许昌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东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