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资讯网 > 美食

花神问情记 第八章 临终嘱托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7:09

花神问情记 第八章 临终嘱托

那一日来的,是一位名为苏子洵的凡人,当日他正在佛堂前,为他的娘子祈福。

起初小花妖也并未在意,因为在这琉璃佛盏前,来来往往的人每日都有,形形色色的愿每日不同,但真正为一愿祈祷的,却是不多。

这几日,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小花妖总听到堂前有人低语,扰得她不得安睡,终于有一日,她忍不住从佛盏中探出头来,此时已是深夜,佛堂前的烛光仍旧亮着,借着微弱的光芒,小花妖看见了那跪在蒲团上的男子。

眼前的情景让她吓了一跳,只见那男子的手掌已被磨破,双手血肉模糊,膝上亦满是鲜血,他的身后,还拖着两道长长的血印,他趴在冰冷的佛像前,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口中还在不停的说着什么。

小花妖心生好奇,便趴在琉璃盏上,细细听了听,那男子絮絮叨叨,大多是说些“愿娘子平安归来”之类的话,其中有一句话,让她颇觉疑惑,只见那男子伏在蒲团上,微微颤声道:“…娘子被神明责难,困而不得出…”

小花妖闻言,心中很是吃惊,凡界一向为六界中的不动界,其间的天地清浊、阴阳融合皆有定数,其余五界变端种种,凡界阴阳亘古守恒,所以神魔鬼仙历来入凡者,皆会在其强大的阴阳平衡力下,失去一身修为,变作普通凡人。

如今这男子说他娘子被神明所困,岂不是胡言乱语?况且,神界神明秉执六界正义,又怎会无故去责难他娘子?

瑟瑟寒风透过纸窗的缝隙吹进来,小花妖冷得打了个哆嗦,于是她将头伸进琉璃盏中,小憩了一番,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佛堂中终于没了那瑟瑟低语声,但佛前的烛火仍然亮着,她心下奇怪,便探出头去看了看,不看不打紧,一看,她便险些被眼前的景象吓晕了过去。

只见那男子倒在地上,周身皆是鲜血,他裸露的皮肤已被侵蚀的不成模样,尽是一道道黑色的暗纹,他的心脉间黑气涌动,口中还在不停的喘息,显然,他的身体被邪物入侵,已命不久矣。

小花妖见状,忙化出人形,跑去扶起他,唤道:“公子,公子,快醒醒…”

那男子动了动,艰难的睁开眼,喘息道:“今日,我…受了…一切责罚,你…要守信,要…放了她…”

小花妖想了想,本着一颗慈悲心,她轻声应道:“好,我答应你。”话音刚落,男子嘴角微微一扬,随即停止了呼吸。

不一会儿,一阵冷风拂过,佛堂上的灯盏尽数熄灭,小花妖感觉有两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快速而来,于是她便躲进了琉璃盏中。

门外响起沙沙的声音,不多时,一阵巨大的破门声传来,小花妖吓得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以此隔开外面的缠斗声,她一动不动的蹲着,大约过了三炷香的时间,外面便渐渐没了响动。

小花妖闻得安静,便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想看看外面的情况,借着朦胧的月光,她看见一个紫衣女子紧紧地抱着那躺在地上的男子,那紫衣女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男子身上的黑气迅速朝她朝她聚拢过去,小花妖一惊,连忙化出人形,道:“姑娘快走开!那黑气会侵蚀人的性命!”

紫衣女子抬头看了看她,手中却依旧抱着那男子,半晌后,男子身上的黑气便已消失不见,小花妖走上前去,想看看那女子,走近一看,才发现那女子的嘴角,已流出了乌黑的血,紫衣女子抬头看着她,艰难道:“你是一只小花妖罢?可否,帮我一个忙?”

小花妖点点头,将她扶到佛前的蒲团上坐下,紫衣女子捂住胸口,半晌方道:“无论如何我也活不过今夜了,子洵的肉身便拜托给你。他一介凡人,本不该参与过多的是非恩怨,却因他始终放不下我,所以才被恶魔发现,卷入了纷争中,无辜丧命…”

两滴银色的眼泪滑过紫衣女子秀美的脸庞

,突然,她紧紧握住小花妖的手,哀求道:“我已将他周身黑气尽数吸走,你只需将他的肉身投入轮回道中即可,这样,三千年后,他便可重生,否则他黑气附体,只会沦为邪魔,永世不得救赎。你,一定要答应我。”

小花妖点点头,那女子见状笑了笑,片刻后,她痛苦地呕出一大口黑血,身体随之剧烈的颤抖起来,过了半晌,紫衣女子便慢慢平静下来,她双手结印坐于佛堂之上,从口中缓缓吐出了一颗乳白色的珠子。

紫衣女子起身,将珠子交给小花妖,随即又呕出了一大口黑血,她看着小花妖,嘱托道:“神界的冰墨地神,是我的好友,你让她好好照顾灵雪,并将这珠子,一并交给她,假以时日,她自会明白。”

小花妖点点头,紫衣女子微微一笑,便站起身,想走到那男子身旁,她艰难地站起身,随即又虚弱的跌倒在地上,小花妖见状,便用藤蔓卷起她,将她放在那男子身边。

只见紫衣女子紧紧握住男子的手,轻声道:“子洵,我一直在想,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可惜我们就要永别,我再也不能陪着你,你不要再想起我,好好的活下去…”说着,女子的眼角淌出一些银色的泪来,但她嘴角却仍是微笑道,“我记得,你说过,只要心中有彼此,何处不是永远。所以,我与你,又何处不永远?”说完,她闭上眼,化作了片片浅紫色的相思花。

银色的月光静静的照着佛堂,小花妖张开手,她将手心那粒乳白色的珠子凑到眼前,细细看了看,才发现那粒珠子上,刻着两个细小而清晰的铭文:星月。

小花妖心中一惊,跌坐在了地上,这些年,她虽在琉璃佛盏中静修,但佛寺旁的树精爷爷,常常会给她讲一些六界的事,所以对于神界的事,她多少还是知道些的。

这颗刻着“星月”二字的珠子,不正是神界北方守护神明,星月地神的地轮珠么?此珠乃是她二十六万年的元修所化,倘若失去此珠,魂飞魄散,永世湮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花妖蹲下身,将地轮珠放入苏子洵口中,并用藤蔓将其尸身裹住,放入了佛寺附近的一个山洞中,她用藤蔓封住洞口,又设了一个结界,方才离开,如此,必可保得尸身周全。

随后,小花妖回到了琉璃佛盏中,窗外的月光照进佛堂,她听着门外的树叶的沙沙声,心中思绪纷飞。

明日,她要赶去万劫之境,将苏子洵的尸身投入轮回道中,还要去一趟神界,将地轮珠交给冰墨地神,才算了了星月神明的遗愿。

细细一想,能伤星月地神之人,必定修深位高,而自己却修为甚低,连肌肤都化不出凡人的模样,此番前去,前路难测,只怕会辜负了星月神明的一番信任…

想着想着,她便睡着了。

梦中,她看见星月神明一身白袍,慈眉善目地对她说:“地神,时辰到了,快醒来罢,天机不可外泄,老夫不能往下揭了。”

小花妖点点头,正要接着睡,却一下清醒过来:什么?老夫?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北京华博医院住院费多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哪
北京华博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到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