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资讯网 > 育儿

【星月】 一个陌生电话(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1:22
今天是个星期日,孙儿终于回他妈身边去了,这下可清静的美美地睡个午觉。志诚刚躺下不一会儿,突然一阵手机铃响声起。他正想伸手去拿,不料被妻子抢先抓起见是个陌生电话就直接给挂掉,志诚问:“怎不接?是哪打来的?”
妻回答“手机提示是个陌生电话。”
“哦!陌生电话……”
话没说完,电话又响起。妻子见又是刚才的问志诚接不接?志诚点了下头。妻子就直接按了下免提键。
“喂!您是张先生吗?”对方传来的是个娇滴又揉美的女人声。妻子的脸立马拉得老长,拿眼瞪着志诚。心里就像打翻了一只醋坛子。志诚莫名其妙地赶紧坐起身大声说:“是是是!您是哪位?”
“您是不是在某年某月坐过某某次列车啊!”妻子一听是铁路部门打来的,脸立刻缩回原位,把手机递给志诚,并小声的关心地问:“莫不会是你那次坐列车犯了什么事吧?”坐在志诚身边也竖起了耳朵。
志诚接过手机大声地回道:“哦!是是是!”早几年在外打工时,每次回家过年坐的就是这趟列车,心里最清楚。
“先生!请把你的身份证号码报过来先确定一下好吗?”一听要身份证号码,这可是个人的重要息信,不可随便外泄。妻子插嘴说:“这一定是骗子。”示意他把电话挂断。他看了一眼妻子,警惕的问了句:“你是哪里的?什么人?”随即把电话一挂躺下继续睡。心里厌恶地:这些骗子真是无孔不入。
不料手机铃声又响起,妻子一看是刚才那个号:“这人想钱真是想疯了吧?讨厌!”直接在红色键上重重地一按。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志诚不耐烦对着手机想吼,刚张口,对方就传来:“我是某某铁路局的乘警……”一听是乘警二字,俩人眼睛睁得老大,张着嘴巴不敢作声。顿时整个房间宁静的能听见对方的心脏跳动,似乎连空气都凝固的有点让人窒息。志诚脑海里翻滚着波浪。时隔几年了,铁路警察怎还记得这个电话号码?还是妻子打破宁静小声追问道:“你那年在车上丢钱的事到底是真是假?”这才让志诚想起了那桩往事:
八年前的腊月,志诚在外省某树脂品厂做杂工,食住都是老板的。那时候他还不会用银行卡,只会在邮局汇款,汇一笔要二元手续费。为多节省点钱带回家,故此,就没按月去领工资。平时他要用钱就向厂财务借。
到年底要回家了,他才到财务处去结算,除去平时借用的和这次厂里帮他订购的火车票钱外,共结算到现金4500多元。他小心地用塑料袋将这4500元整捆扎好后,再用一件外套裹住,放在一个手提帆布大包里的衣物中。为安全起见,还在衣物上面又放了一些用食品塑料袋装的水果饼干等零食。
上车时,志诚把这个手提帆布包和另一个装其它物品的蛇皮袋用根绳子一绑。然后,把帆布手提包放在胸前,蛇皮袋在后背。往右肩上一跨,左手拿着火车票。费了好大劲才挤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位置,先把蛇皮袋往行李架里一塞,然后,手提大帆布包就横放在大腿上两手压着。
这是趟普快列车,坐车时间非常长,整整要一天一夜。他是在一排三人座的硬座靠过道的位置上。车厢里人员爆满,凡是能插足的地方都有人站着,他身边也站了一位农民工样的中年男子。由于人多,这位男子时常被过道上走动的人挤得倒压在他包上,每压一次那男子都会不忘说:“对不起,实在太挤了。”
虽然是寒冬腊月,但这年南方是个暖冬。车厢里因人多,温度有点燥热。突然,一阵清晰的冷风吹来,志诚打了个寒颤,循风望去,只见前排座位的窗口玻璃被一位披着一肩散发的女士,拉起近20公分高。身边男子赶紧提醒那位女士说:“赶快关闭上,现火车已进入夜间行驶,当心车外的扒手!”一听到扒手,志诚的手不由自动地伸进帆布提包里摸了一下。顺手带出一个苹果在身上揩了几下,放嘴里啃了起来。
那位女士拿眼瞪了一下身边的男子,虽嘴巴没动,心却在说:多管闲事。仍我行我素地转头面对窗外,做了个深呼吸,似乎要把这一路的疲劳全吐出窗外。顺着窗外挤进的风,左手撩了一下头上的散发。然后,从放在茶几桌上的手提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和一盒画装品。左手拿起小镜子。那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金光灿灿的戒指,与项上的翡翠心型玉坠金项链交相辉映。右手在脸上左涂右抹,再拿出画笔又对眉进行一番修饰,最后又涂上一道口红。似乎前方到站就要下车去接见贵客一样。
志诚身边的男子自讨没趣后,被身后一上厕所的过客挤得往志诚的帆布包上又一扑。志诚赶紧曲肘用大臂抵住,这位男子才两手在志诚的帆布包上撑了一下,挺直身想骂,见车厢里大伙疲惫的象霜打的茄子一样,七倒八歪地在睡觉怕吵醒大家,又把话咽了回去。
志诚想把屁股往中间挪一挪,看能否挤出点空位让这位男子也坐坐,省得他时时扑在自己包上。刚动了下屁股,中间坐位上夹插着的一个小男孩就“哟!”的声,大喊“挤死我啦!”志诚怕伤着孩子不敢动。此时,正好凌晨一点,生物钟的作用,驱使他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抓住大腿上的帆布包,耳朵却像猫一样警惕着。
突然,车厢一阵惊呼,志诚睁眼一看,原来前排坐上那位涂脂抹粉女士的手提包,被车外的扒手从车窗里给拽走了。刚刚平静的车厢又一阵搔动起来。立刻有人关爱地询问:“……丢了什么贵重物品?
女士大声地哭叫着:“……那里面有公司的重要帐单和票据……”话还没说完,身体一抖就倒了下去。她同排坐的人象躲瘟疫一样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呼救:“这位女士昏厥过去了,快来救人啦!”这一喊,就像热油锅里撒了一把盐。车厢里全炸开锅。前后的旅客都往这拥来,有的挤不过就站在坐位上踮起脚尖把目光投了过来。对懂得一点医学常识和穴位经络养生的志诚来说,深知这种惊厥若不及时施救就会导致休克窒息。他腾地站了起来,丢下包扒开围观的人群,挤了过去。帮其掐人中、按内关、揉阳池。再想去她下肢找穴位按揉时,不料她苏醒过来了,睁着双眼,怀着敌意缩起脚用力向志诚踹过去。围观者有人夸赞志诚,有人谴责这位女士不识好歹,不感恩反踹人一脚。志诚无心计较这些,见她神志已恢复正常,就赶紧返回坐位上来提包时,结果他的帆布包不翼而飞。问遍身边所有人都摇头说:“没注意到,刚才都只顾看你救人……”
这时,又有一位围观者惊呼大叫“不好!有贼!我屁股上口装里的钱包被人用刀片划开拿走了……”这时整个车厢的人都在惊恐中,各自己的在身上这摸摸那捏捏,或拉包查看。志诚紧张得全身打颤。这时,原来站在他身边的这位男子走了过来,在他肩上一拍,安慰道:“别慌,你是个大好人,好人有好报,相信你不会有事的,现在还没人下车,你这么一个大提包,藏不住的。等会乘警过来时,一定可找到。”不一会,乘务员带着列车长和乘警一一赶了过来。这时,列车已进站,有旅客要下车了。乘务员手拿扩音喇叭喊道:“请靠窗的旅客把开启的窗口关闭好,要下车的族客请往这头来。”并封住了车厢两头。乘警让志诚站在门口逐一查看下车人的行李。等志诚摇头表示不是,乘警才让这人下车。看看再没有人下车了,乘务员刚想关门时,那位男子空着两手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向志诚露了个笑脸就跳下了车,志诚失望地回到座位上。
列车继续前行。列车长和乘警这才坐下来询问该实并记录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先登记那位涂脂抹粉女士丢失的财物,后记录志诚的财物,再做安抚解释工作。最后乘警道歉说:“……车上警力和相关条件有限,但我们会尽快向上级部门申报此案,尽全力侦破此次盗窃案件。”这时,列车长伸给志诚一张纸条说:“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能为你出具这张丢失财物的证明,回到家乡去,可作为向民政部门申请经济援助的材料。但是,这张证明不可丢失,要妥善保存好,一旦破获此案,追回财物,你就可凭此证明来领取……”随后,见志诚丢失的金额较大就退还了这趟车费作补偿。自从这起,志诚再也没出去打工。
志诚想:莫非这起案件侦破了?赶紧把身份证号码报了过去。对方说:“好!多谢配合!当时列车安全设备简陋,给犯罪分子有可趁之机。那是一伙流窜作案团伙,共有九人,现己全部落网被擒。你实施抢救的那位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小头目。他们利用列车进站前减缓行驶的机会,通过手机指挥车外的同伙配合,故意装成被窃晕厥而引发大家同情过来围观,造成车厢秩序混乱,并转移大家视线而放松警惕。让车上其他同伙下手。你的包就是站在你身边的那位男子趁乱丢出窗外……”这下志诚才想起身边这个男子急忙地下了车。赶紧问:“那我被窃的那些钱都追回来了?!”
“是的,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终于圆满告破。今天打电话过来就是找你们受害者来认领的。”这下他夫妻俩高兴坏了,没想到几年前被失窃的钱,今天又被警察给找回了,心里万分感激!
“那怎么去领呢?”志诚高兴之余心又有点急。
“不急,你举着自己的身份证在胸前拍张照,发过来,再把你的银行帐户和户名报过来,我们可直接拨款到你的帐户上。”志诚立刻找来身份证举胸前,要妻子拿手机认真地拍了几下。再从中挑选一张最清晰的发了过去。对方立马发来消息:收到。请发帐银行帐户号码过来。
志诚又从抽屉里找出存折,正想在手机上输好帐号想发时,一向多心的妻子阻止说:“还是先别发过去。”
志诚不解问:“不发去人家怎把钱打过来?难不成再花时间和车费去铁路局公安处认领么?”
妻子说:“就凭一个电话,又没见到真人,你知道是真是假?你想呀!为什么我们挂掉了电话,又不厌其烦地打过来。你觉得现如今有这样好的人么?再说,这八年的变迁曾经的普快已改成了动车。早已物事人非。人们都说新官不理旧事。你觉得有这可能么?”
志诚觉得妻子说得不无道理。可又不知如何是好。
这下夫妻俩像猴子吃生姜一样,吃又怕辣,丢又可惜。志诚在手机上输好了帐号和户名,不敢发过去。急得搔头抓耳,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知用什么办法来辨别真假。
突然,妻子高兴地笑道:“哎!有办法了,不是可视频聊天吗?对!打开视频……”
那知,志诚捏着手机摇摇头说:“对方是一个座机电话号,视频不了。”说完俩人又陷入沉思中。
不一刻,志诚用手在自己头上一拍,兴冲冲地把眼神挤给妻子说:“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万事通一一114!”志诚说完,拿起妻子手机,拨通了该地区的“114”,然后把这单位报了过去。不久,对方就报来一串号码,志诚赶紧要妻子提笔记下。
记完一对,俩人喜出望外正是这个不厌其烦拨过来要他银行卡号和户名的陌生电话。志诚踏实地把已输入的帐号发了过去……

共 40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陌生女子的来电,让已有孙子的志诚妻子小小地吃了一下醋。后来得知是铁路部门打来的,还是要归还之前掉的钱,志诚起初半信半疑,后来回想起八年前在火车上丢东西的事情后,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是真的。于是,志诚欢喜地举着身份证,让妻子帮忙拍照,而且选择了一张最清晰的照片发过去。接着,对方又要银行卡号。志诚准备发过去的时候,他的妻子开始怀疑事情的真假。志诚也跟着生疑。二人想用接视频来确定对方是真是假,结果对方是座机,无法接视频。接着,二人又拨打万事通“114”,报了这单位后,发现对方发的一串号码就是这个不厌其烦问他们要银行卡号和户名的陌生电话。最终,他踏踏实实地将自己之前已输入好的账号发了过去……小说就此结尾,引人深思。只能说,当今社会,骗子太多,骗局越来越高深。小说里的志诚夫妇,虽有警惕之心,虽处处设防,可最终还是落入了骗子的圈套。社会中像这样的真实事例数不胜数,被骗的多半是好人。好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被骗呢?我想是因为好人总会在潜意识里认为多做好事会有福报吧,却不知,许多“福报”都是炸弹。这篇小说,有着极强的讽刺性和现实意义,再次警示大家,万万不要指望天上掉馅饼,万万不要贪心。骗子太多,防不胜防,只有我们保持清醒地头脑,不轻易被利欲熏心,便不会那么容易被骗。感谢作者赐稿,暗香问好!【编辑:暗香如故】
1 楼 文友: 2018-04-25 21: 7:29 我也曾差点被银行人员骗过,读了此文,往事历历在目。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4-26 21:00: 8 呵呵!现如今铁路上有了全封闭的动车,安全性能高,这种事再也不会有了。
2 楼 文友: 2018-04-25 21: 7:48 这篇小小说很有意义,拜读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4-26 20:56:14 辛苦了!
 楼 文友: 2018-04-25 21: 8:18 点评如有不当的地方,敬请见谅!
回复  楼 文友: 2018-04-26 21:01: 5 很精准到位的点评!
4 楼 文友: 2018-04-26 20:55: 8 多谢编辑精准到位的点评! 故事是人们生活的精华,生活是人们故事的体现。人和事因故事而传颂,故事因人和事而鲜活。家庭老人常备药
小儿上火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血栓闭塞性血管炎护理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